太行之首——白石山旅行小记

十月 6, 2015

今年五一的箭扣之旅记忆犹新、惊魂未定,我却又心痒痒地报名参加了白石山的旅行。当然,白石山属于已开发的景点,难度自然比探险式的穿越之旅要低很多,只是危峰兀立的景象比较刻骨铭心罢了。两天旅途归来,我为自己的勇气感到相当欣慰:箭扣都经历过了,这点小坡算什么!

我们的旅程安排在10月4号和5号,分别游览十瀑峡和白石山,本意是为了错峰出行,但是景区游客依旧摩肩接踵,成了本次出游最大的遗憾。看来以后必须放弃法定假期的出游计划了。

十瀑峡和白石山都以险峰出名(当然这是相对于华北平原来说,跟华山之流还是不能相提并论),恐高者需三思而后行,“乐高”者可以当做美景来欣赏:
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^_^

生信者的 Windows PC

九月 20, 2015

在过去的一年,历经波折,本以为要离开生信者行业,最后绕了一圈还是绕回来了。好在:博客不用改名了! 🙂

在上研究生的五年期间,作为一个生信者,个人的工作 PC 安装了 Ubuntu Linux 操作系统,当时最直接的原因是不想用 WIndows 下丑陋的 putty 作为 SSH 客户端来连日连夜的工作。页面丑、中文支持不好、X 支持不好……反正是各种毛病。再加上当时刚接触 Linux,自然也想需要有一个能够自己操控的平台用于练习。于是,我就在那台 08 年的 HP PC 上连续用了 5 年 7 个版本的 Ubuntu:10.04、11.10、12.04、12.10、13.04、13.10、14.04,直到今年 6 月份毕业。

Ubuntu 作为一个大众化的 Linux 发行版相比于 Windows 来说确实有很多优点:上手容易 + 界面美观而又轻巧。但是,在 Ubuntu 上不能轻松地使用 QQ,也不能完整地使用 Office,最基本的办公成了最麻烦的问题。

一晃眼,5 年时间过去了,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Linux 热潮已大幅度消减,取代而之的是智能手机、移动 OS 的天下。我的观念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办公的基础是软件,而非 OS。在 Windows 平台寻找 putty 等软件的替代品显然比在 Linux 平台寻找 QQ、Office 等软件的替代品要容易得多。从今年 7 月份入职以来,我重新使用 Win7 作为自己办公的 PC 平台。经过两个月来的摸索,终于搜出了一些合口味的工具软件,能够让生信人非常舒服地办公。
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^_^

鱼之景

五月 31, 2015

浙江省武义县俞源村,溪中成群的红鲤鱼。颇为壮观。在抢食之际尤为有趣!

北京天文馆的卡哇伊行星

五月 20, 2015

上周日去了北京天文馆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八个卡哇伊行星模型,由此深刻地体现了天文馆承担的儿童科普角色。下面上图(按照离太阳从近到远排列):
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^_^

博客大清理

五月 8, 2015

不知不觉开博已将近五年!截至上一篇日志,一共有日志 124 篇!尽管有时中间坑爹地间断了几个月,但还是坚持下来了。不过日志多了也有问题:有很多已经时过境迁不合时宜。特别是早期时年少轻狂,好发 IT 类日志。事实上很多日志描述的内容如今已不合时宜,留着反而容易误导人。当然还有一个见不得人的原因:为了给服务器省空间。

今天做了一次大清理,一共清除日志 16 篇,现列表如下:
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^_^

箭扣长城惊险之旅

五月 3, 2015

在北京呆了五年,怀柔是未涉足的区域之一。恰逢节前在学校论坛上看到草履虫组织怀柔箭扣长城的旅游活动,感觉这是一次既开阔视野又强身健体兼结交朋友的好机会,就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。

其实我想错了,这不大像是旅游,相反像是一次微型探险。箭扣长城位于著名的慕田峪长城景区西北侧,属于未开发的“野长城”,单人是绝对不敢前往的。野长城我经历过一次。四年前实验室曾经组织前往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游玩,就“偷登”过园中的野长城。但是,森林公园里的野长城跟今天哪是同一回事?箭扣长城位于海拔八百多米的山上,山路是“野”的,是驴友们“踩”出来的。

于是,凭借顺利登过几次紫金山和香山的经历,自认为登山不在话下的我,悲催地栽倒了。

上山道路极其险峻,很快我就大口喘气。全队一共有三十多人,队伍越拉越长,道路却是那样的蜿蜒曲折,以致于后来出现的奇景是:我稍微停了一会儿,前面的队友就无影无踪了。好不容易爬到了一处悬崖下,前面大部队基本聚集于此。是到某休憩处了吗?

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^_^

 

Copyright © 2010-2016 |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MySQL. Theme by Shlomi Noach, openark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