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南京的法国梧桐

十一月 8, 2010

  走过师大宿舍楼下,抬头看见一棵大树,粗壮的枝干,硕大的树叶,枝叶间悬挂着两个球或三个球,很是眼熟。哦,这就是法国梧桐。孤零零就这一棵而已。
      于是,我想起了南京的法国梧桐。
      乘坐汽车去南京,无论从哪个方向进城,都会看到在高速公路的出口旁看到一排醒目的大红标语:

建设中国东部城市绿色中心

      许多人会以为这又是哪个官员心血来潮想出来的口号。我知道其实不是。至今为止我去过14个城市,都在东部,没有一个城市比南京更绿,哪怕是看似位于青山碧水之间的黄山市。我想也许位于西南边陲的贵阳、昆明会有另一番绿意盎然的景象,但至少在东部,南京是当之无愧的绿色之王。
      如果说武汉的地图是蓝色的,上海的地图是灰色的,那么南京的地图就是绿色的。
      曾记得很小的时候,家乡县城也有好几条林荫大道,后来全部荡然无存了,说白了就是因为道路拓宽被砍掉了。所以每逢暑假我是相当不情愿回家的,一想起烈日下无处遮阳避暑,心里就害怕,宁愿呆在乡下还凉爽一些。后来来到南京,才发现消失已久的绿意又回来了。后来还知道了,那些能够撑起林荫大道的树,叫做“法国梧桐”,简称“法桐”,外行人直接叫它“梧桐树”也没关系。
      很遗憾我经历过随处都能遇到林荫大道的,只有南京了。不知道其它城市的绿化率是怎么算出来的。草坪是遮不了太阳的,小小的树冠像馒头一样的那种XX树也是遮不了太阳的,更何况夏天中国大部分地方都是酷热难耐,能给老百姓带来实惠的“绿化率”只有张着大大双臂的法国梧桐,尽管这种树外表看起来很丑陋。
      所以现在,我是很怀念南京的中山北路,北京西路,中山东路,中山南路……要知道,这些可都是城市的主干道呵!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中山北路了,虽然这个路名在其它城市中已经被重复了N次,可是如果你真的有幸去南京看一看,真的,这种感觉就不一样!从长江边的下关码头延伸到城市中心的鼓楼,四排高大魁梧、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整整蔓延了十多里。南京老城区的主干道相当狭窄,一般都只有4条车道,所以到盛夏,梧桐枝叶最茂密的时候,整条路都是晒不到太阳的。现在南京的部分16路和100路公交车还是双层的,中山北路也是它们的必经之地。每当车在路上挪动时,梧桐的枝叶就会与公交车的顶部摩擦,发出哧哧哧哧的声音,虽不悦耳,印象却很深刻。
      南京不是幸运的,她经历了大屠杀,经历了文革,经历了砍树风波,又经历了地铁修建、马路拓宽……南京也是幸运的;大部分法国梧桐艰难地躲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劫难。他们张开伤痕累累的双臂,为南京市民撑起一把又一把连绵不断的遮阳伞。
      法国梧桐的粗犷、豪放,与江南城市柔美、秀气的情调确实不怎么相称,唯独南京是个例外。梧桐映衬下的南京尽显其沧桑和博爱。梧桐粗厚的皮,是历史的积淀;梧桐展开的树枝,是博爱的胸怀。
      如今每逢假期回家,南京仍是必经之地,只是夜色黯然,看不清梧桐的身影了。如果有机会,我想再回到南京,多呆上几天,深深体会一下文人笔下的绿色情调:绿,鲜绿,浅绿,深绿,黄绿,灰绿,各种的绿色, 联接着,交错着,变化着,波动着,一直绿到天边,绿到山脚,绿到我的心里。

---------------

法国梧桐其实不是真正的梧桐。对于老百姓来说,只要能遮阳的就是好树。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?

posted in Flowers by billzt

Follow comments via the RSS Feed | Leave a comment | Trackback URL

说点什么

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!

提醒
wpDiscuz
 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|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MySQL. Theme by Shlomi Noach, openark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