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月
22
2019

蝴蝶效应

更新于: 2020 九月 23

一对情侣之间的内部纠纷,最后演变成震惊全世界的大变局!

【转载】【潘晓颖母亲专访.上篇】“人在做,天在看” 潘太:陈同佳,你要尽快投案

转载自立场新闻

2019 年 10 月 23 日,陈同佳在港因 4 项洗黑钱罪被判的 29 个月刑期届满,众多传媒守候下,陈同佳步出壁屋惩教所,公开向潘晓颖家人鞠躬致歉,他说,愿意为自己的冲动、犯下的错事自首,承诺赴台受审及服刑。痛失女儿的潘晓颖母亲接受《立场新闻》专访,对于陈同佳至今未兑现承诺,她首度开腔:“人在做,天在看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你(陈同佳)要尽快兑现承诺,尽快去台湾投案,要对得住自己,对得住我哋死去嘅女儿。

“佢(陈同佳)犯案嘅时候其实已经系一个成年人,出狱差唔多一年,依家都廿多岁,如果真系要为自己造成咁大嘅错失去承担,佢应该尽快兑现承诺。”潘晓颖母亲说,不想继续无奈地等待,“我哋一路等,由佢(陈同佳)旧年 10 月出狱,到台湾大选 ,到农历新年,跟住到疫情,(等待)都系无了期。”

潘太认为,两地疫情经已缓和,疫情不可能再是迟迟未行动的理由。或者,很多人视此为一个藉口。潘太强调,台湾当局一早已经与香港警务处开通“单一特别窗口”,随时准备陈赴台投案,“佢又要求警方保护,(我)真系好无奈、无助、难过。”她说,此刻最希望台湾、香港可以尽快协调,令陈同佳到台湾投案,“唔好再拖延时间。”

由潘晓颖被杀案到《逃犯条例》修订,之后引发的连串社会运动、政治动荡,出乎港人所能预料。

潘太说,一家人既是受害者、也是普通的升斗市民,看见女儿的案件不幸成为一连串风波的起点,作为死者家属,她感到非常难过、无奈

谈到当初就女儿案件曾寻求民建联协助,现在回想有何看法?潘太表示,当时旁徨无助、六神无主,在朋友介绍下找民建联协助,只要求香港与台湾做司法互助,以处理女儿案件,“我们不知道会引起一连串社会事件,感到非常内疚。”

陈同佳父亲今年 6 月接受《苹果日报》专访,表示就算最终要“一命赔一命”,儿子也需要为自己过错负责,又称自己有鼓励儿子到台投案。潘晓颖母亲说,当日报道所引述陈父的言论,犹如在她伤口上洒盐,“佢(陈父)话一命赔一命,就算台湾有死刑,个仔都应该负责……但到真系要做嘅时候?我觉得佢系信口开河,只系得个讲字。”

潘太透露,报道刊出后的好几天,基本上“食唔落饭”,刊出当天更是情绪崩溃,忍不住哭了数小时,需要立即致电心理学家,教她如何纾缓情绪。其后,潘太需要增加精神科药物剂量,精神才能勉强支撑下去。

潘晓颖家人低调多时,首次接受传媒专访,记者问潘太:“为什么讨回公道,对你如此重要?”她回答, 晓颖是她唯一最疼爱的宝贝女儿,期待和见证女儿讨回公道,是她能够支持至今的唯一原因,“因为我系佢妈咪,因为陈同佳被判嘅只有洗黑钱罪,谋杀罪系未能审判,对个女冇公理、冇公义,希望尽快有公道,令佢可以安息。”

潘太亦希望藉着今次专访,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及传媒朋友一直关心女儿的案件,她和家人已承受不少压力,恳请传媒朋友给予家人一点空间。

【转载】【潘晓颖母亲专访.中篇】母女感情深厚 遇害前仍短讯不断 “永远不能释怀”

转载自立场新闻

佳节将至,这是潘晓颖母亲痛失女儿的第 3 个中秋。每逢新年、家人生日、过时过节,不论如何强装振作,潘太坦言,在这些日子总是格外思念女儿。晓颖是家中独女,是父母心中的一颗明珠,在潘太眼中,女儿孝顺乖巧、关怀家人。昔日两母女把臂逛街、旅游、过节,十分亲密,甚至到女儿遇害前,家庭群组内仍短讯不断:晓颖每到各处都会“打卡”、主动向家人报平安。两年零七个月过去,潘太只能与女儿梦中相见,“系烙印,永远不能释怀。”

潘晓颖一家有一个家庭 Whatsapp 群组,晓颖常常分享生活点滴、学校内“威水史”。虽然表面上装作漫不经心,但晓颖一直没有忘记为家人带来惊喜:在家人的生日或特别节日,晓颖或许送花、或许预备礼物、或许预订一个精致可爱的蛋糕。潘太说,晓颖事事惦记家人,潘爸爸本有些病患,女儿会监督他的饮食,“对(家中)老人家孝顺,会陪老人家睇医生,呢个孝心系好难得。”

潘太与女儿情同姊妹、常分享心事,她知道女儿“多人追”,2017 年暑假,潘太已经约略知道晓颖结识陈同佳,当时并不赞成女儿与陈来往。提及女儿被杀案轰动全港,潘太坦言,曾看过、听过不少抹黑女儿的舆论,固然感到难过,看到来历不明的消息或报道,她尤其气愤,“当睇到阿女负面评价,当然好唔开心。”

潘太说,晓颖绝不止关顾家人,在师长、朋辈眼中也是乖巧友善,“我个女虽然读一间唔叻嘅学校,但佢攞好多嘅奖,操行奖佢系攞哂。”晓颖被杀前一年,在就读的学院获得奖学金,家人也有出席颁奖礼;女儿在校内会帮助学习有困难的同学,曾经因此得过“朋辈辅导奖”。

潘太忆述,晓颖知道爸爸疼爱她,有时颇为精叻、调皮,每逢做功课到夜深、或与朋友外出后夜归,总会叫爸爸到楼下接她,让他“顺便”支付的士费;要是晓颖乘巴士或小巴回家,也会要求爸爸到车站接她,再一起归家。

晓颖爱美、个性活泼,潘太以往常常和女儿“孖公仔”逛街购物、到戏院看电影,每年一起外游最少 2、3 次,悲剧发生至今,潘太说自己没有再步入过戏院,“我唔太想去 shopping 睇戏,因为都有好多思念。”以往两母女喜欢一起看文艺片、搜罗甜品店一起品尝,现在潘太不敢再走到铜锣湾、尖沙咀等旺区,“好多生活点滴,谂起佢点样同我分享,但依家咩都冇晒啦。”

中秋节将至,适逢限聚措施放宽,不少家庭正计划如何共庆佳节,对潘晓颖家人而言却是份外伤心、难过。潘太直言,中秋本是人月两团圆节日,但现在他们已一无所有,没有心情再庆祝。刚过去不久是潘太、晓颖的生日月份,以往两母女总会一起庆祝,“好难忘每一个点滴,总之就系冇咗个完美家庭,失去咗就系失去咗,但我觉得佢仍喺我身边,冇离开过。”

正如晓颖喜爱的熊公仔、所有物件,今天仍然放置潘家内、睡房中,未动分毫。

【潘晓颖母亲专访.下篇】患创伤后遗 频回想弃尸现场情景 女儿遗体余白骨

转载自立场新闻

痛失女儿 950 多天,潘晓颖母亲仍常常梦见她,初时梦中的女儿或蹲、或躺,总之无法站起,看起来很虚弱,“好痛心。”悲剧后,潘太患上创伤后遗及抑郁,药物、辅导都未能让她释怀,“有时觉得自己真系好无用、好内疚,作为一个母亲,咩都做不到,到依家都无法为女儿讨回公道。”每当夜深,潘太仍频频回想女儿遭弃尸台北的破烂草丛,肮脏气味、野狗、苍蝇与昆虫,“谂起个女点俾啲狗食佢身体,挥之不去。”

潘太说,过去两年多的精神非常差,她患上了抑郁症,除了因为未能为女儿讨回公道,因女儿案件不幸成为连串社会事件起点所带来的难过感受,也是她患上抑郁的主要原因。潘太现在同时向临床心理学家、精神科医生求助及求医,“夜晚会谂起女,好夜先瞓,要食两种药先瞓到。”她一天比一天消瘦,因为常常吃不下。潘太曾经尝试听取心理学家建议,尽量少看、少接触与案件有关的资料,但她坦言很难做到。

拖行李箱、弃尸现场,这两个画面与场景,一直在潘太脑中挥之不去。“初时有个画面,佢(陈同佳)拖喼嘅情况,你会谂起,嗰个喼入面就系阿女,就系你个女嚟。”台北捷运竹围站外潘晓颖遭弃尸的草丛,潘太在路祭女儿当天看到野狗、苍蝇、昆虫,空气中有肮脏的味道,那时是冬天,潘太厚外套外露出的双手,短短一分钟已被叮出多处红肿,“一个着住睡衣嘅女仔,被人弃置喺荒山野岭、一个好荒芜嘅地方,非常之难过难受,心痛系非笔墨可形容。”

posted in News by billzt

Follow comments via the RSS Feed | Leave a comment | Trackback URL

Subscribe
提醒
guest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
 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|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MySQL. Theme by Shlomi Noach, openark.org. Icon by Animaticons